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导致了现今宫廷珐琅彩的存世量非常稀少珍贵

作者:老哥俱乐部    更新时间:2020-07-12 01:25

  中国财富网讯,在中国陶瓷烧制历史中,出现过五彩、斗彩、粉彩、珐琅彩四种彩瓷,其中珐琅彩最有传奇色彩,因为它是宫廷御用陶瓷,而且是在京城画胎烧制,康、雍、乾清三代皇帝亲自参与此事,马未都称珐琅彩为“官窑中的官窑”。珐琅彩瓷自八国联军进入北京以后开始流向宫外,因其一诞生就极其珍贵稀缺,所以流向市场者大多流传有绪。收藏界也有句话叫“珐琅彩现,必见天价”。

  珐琅彩因历史变迁和制作难度、成本极高等原因,逐渐在清乾隆后期由粉彩代之而淡出。如何将这一优秀的彩瓷巅峰技艺重新发掘出来,让其传承下去重现光芒,并将优秀的传统文化与艺术融入今天的生活方式,让当代人能够有机会领略体验宫廷艺术的精髓?政合宫珐琅彩品牌创始人孙赫阳,在1999年青年得志之时,毅然放下千万生意,追随父亲离开京城一头扎进景德镇山区,开始了他与父亲复活珐琅彩的奇绝崎岖之旅。

  孙赫阳:1999年到现在,我坚持做宫廷珐琅彩已经快20年了,历经无数次挫折失败,直到2013年,研究珐琅彩的第13年,终于成功复活了已失传两百多年的宫廷珐琅彩工艺,并于2014年注册了政合宫宫廷珐琅彩品牌,可以说呕心沥血。为什么会选择做宫廷珐琅彩,从亲情角度来说是因为要圆父亲的梦,父亲在生命的最后几年倾力珐琅彩,直到生命结束,很遗憾没有如愿看到珐琅彩烧制成功;从情怀上讲,为失传两百余年的彩瓷巅峰工艺重现于世,为坚守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阵地,也为创新传承,让宫廷珐琅彩这一彩瓷之冠永久流传。

  孙赫阳:宫廷珐琅彩始于康熙、兴于雍正、衰于乾隆,三朝皇帝对宫廷珐琅彩皆极为痴迷,设为御用瓷器,成就了中国瓷器史上的巅峰之作。乾隆末期国力由盛转衰,由于宫廷珐琅彩工序繁复,原料昂贵,成品率极低而不再烧制。十八世纪末,宫廷珐琅彩这一代瓷器巅峰工艺就失传了。后期受战乱的破坏,导致了现今宫廷珐琅彩的存世量非常稀少珍贵,流传在全世界的宫廷珐琅彩大部分都被世界各国的博物馆当镇馆之宝永久珍藏,流传到民间的少之又少,私人要得到收藏的机会更是难如登天,所以现在很多藏家、瓷器爱好者们都以得到一件宫廷珐琅彩瓷器为荣。

  宫廷珐琅彩的创作对于原材料的要求极为苛刻。首先,瓷土要极纯净,一吨瓷土中才可能选出一斤上好的瓷土来做宫廷珐琅彩瓷的素胎,可以说是“吨中取斤”;要用纯天然宝石级矿物质颜料,无污染,密度高,色彩娇艳;宫廷珐琅彩的核心工艺在于画,画的核心在于调色,调色的核心在于油,油的工艺质量能使瓷胎画珐琅色泽鲜艳亮丽,达到玲珑剔透的品质。清宫宫廷珐琅彩使用的颜料调和油是由古波斯进口的多尔门油,已经失传多年,无从考证。如果想让清宫宫廷珐琅彩复活,就要研发珐琅彩颜料调和油,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团队在研发烧制政合宫瓷胎画珐琅的同时,查阅了大量资料,走访老专家、老技术工人,经多次实验,按比例配置研发出比古波斯多尔门油品质更高的政合宫宫廷珐琅彩颜料调和油,烧制出的宫廷珐琅彩更加清秀、靓丽。

  其次,宫廷珐琅彩绘画工艺精细,类似油画,以油配料,用颜色本身厚度表现画面浓淡虚实,使图案形成明显的凹凸感,色彩细节过渡丰富,可以用显微镜放大局部细细观赏,花有露珠,蝶有绒毛。宫廷珐琅彩匠人最黄金的工作年龄在三十岁到五十岁左右,而绘画一件作品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反复烧制成功数量极其有限。可以说匠人们用人生中最精华的时光在打造每一件宫廷珐琅彩作品,作品中融合了全部情感与心血。

  第三,宫廷珐琅彩烧制工艺难度大,对于烧制温度要求非常高,珐琅颜料之间各熔点参差不齐,一件完整的珐琅彩瓷艺术品必须由高温到低温,反复烧制才能完成。即便是一流工匠烧制也难免破损,反复进火烧制,每次进火温度相差30—40度之间,而且烧制过程有不确定性风险,天气一旦有变,烧制的温度、时长和摆放位置都要有调整,如果做细致全面的分析研究,就无法控制风险。一百多道工序,容不得一步差错,所以我把部分出现瑕疵的残次品陈列在办公室门前,警醒自己和团队,一步错则前功尽弃。一件宫廷珐琅彩作品的烧制成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问:6月20日,您在北京国子监博物馆做了“千彩焕花神”的展览,展出了新十二花神珐琅彩瓷杯,与清十二花神杯有很大不同,您为什么要做宫廷珐琅彩新十二花神杯?

  孙赫阳:在中国传说中,百花各有司花的花神,农历中的十二个月令的代表花和司花花神的传说在民间一直广为流传。康熙年间,曾经做出过五彩十二花神杯,也是比较经典的作品,把花的寓意体现在了瓷器上。我个人一直在研究十二花神,起初是想用宫廷珐琅彩工艺为我的两个女儿制作两只花神杯,后来成品出来之后身边的朋友都想要定制,大家都特别喜欢,所以我们团队最终决定设计男神和女神两个系列。

  孙赫阳:我们的创作理念是,花是花,人是人,花人合一才是花神,我们把男女花神的形象融合到花的画面里,展示具象与抽象相结合的美感。政合宫宫廷珐琅彩新十二花神杯分为十二女神和十二男神两个系列,共24只瓷杯为一套,杯身把男女花神的形象融合到花朵的画面里,题上诗句,传承了“诗书画印”的风格。每个人都能由农历生日找到自己那一月份的花神杯,正所谓是“日日有花开,月月有花神”。

  孙赫阳:政合宫宫廷珐琅彩新十二花神杯设计创作用时近三年,设计方案修改了上百遍。单设计杯子造型就用了三个月,我们整个团队反复修改,力求精益求精,根据男女手型做区分;雍正帝特别钟情于霸王虞姬的典故,雍正时期出现大量缅怀之作,花神杯杯型的创意源于此,男杯外部曲线型像男性一样威武阳刚,称为“霸王杯”,指代西楚霸王;女杯外部型像女性一样曲线柔美,称为“玉女杯”,指代虞姬。

  问:您带领您的团队用时近三年的心血之作终于问世了,此时此刻您有何感想呢?

  孙赫阳:作为一名匠人,作为中华民族古老技艺的传承者,我们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和传承中华民族的古老技艺,尊重并爱护你的行业,就等同于尊重并爱你自己一样。我们要把最优质的作品、最美的艺术、最精湛的技艺传承给后人,让他们了解今天的工艺,今天的审美,以及今天的生活方式。

  在采访交谈中,孙赫阳并不愿意多说与父亲刚刚开始的那段看似没有尽头的磨难,每要提及,就能看到他眼圈泛红,语句哽咽,他更愿意说现在和未来。他感谢时代,在获得技艺成功的同时,赶上了最好的时期,各方面都在重视关注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创新。作为新时代的艺术匠人,凭借对中华民族文化的炙热与赤诚,孙赫阳以宫廷珐琅彩技艺为载体,在这个文化自信的时代,让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华民族的当代艺术去影响世界,让世界了解今天的盛世中国。

  据悉,“千彩焕花神——传承宫廷珐琅彩 演绎十二花神杯”巡展已于7月25日走进河北定州中山博物馆。五大官窑中的定窑素白瓷遇到从宫中走出的娇艳珐琅彩,那一定是一次奇妙的对话吧。

老哥俱乐部
上一篇:第三期线下宫廷缉珠课程介绍     下一篇:指尖上的粽叶艺术